本來預計今天要寫的是連結性商品,不過昨晚看了好友青盲牛的部落格,心中頗有感概,決定先寫一篇賤芭樂的心路歷程。

 

總體經濟,在賤芭樂的內心深處,對這個議題是又愛又恨。愛的是,無論你是投資股票、ETF、外匯、債券、利率、原物料、還是衍生性商品,全球所有金融商品的投資中心思想、不二法門、核心價值,就是總體經濟,無論是景氣的興衰,產業的更迭,還是人心的貪婪,總體經濟的研究分析都可以讓你料敵機先,事情可以防範於未然,藉以調整操作的步調,方能無懼於早已窺見的巨滔洪流。賤芭樂自10年前正式踏入金融投資領域,便戮力於總體經濟的深耕與分析,從無到有、從淺到深、從渾沌到清明、從繁雜到精簡,無數個挑燈夜讀、無數次腦力激盪,到現今小有所成,2007年底以來迄今仍未停息的金融海嘯,賤芭樂不僅毫髮無損,還可從中獲利不斐,靠的是啥?不就是這套總體經濟心法嗎。那既然如此,賤芭樂為何又恨它呢?

 

因為任何武功心法,都有其不足之處,可能靈動有餘但勁道不足,或是剛猛有力但速度有限,所以永遠都不會有天下無敵的功夫!總體經濟當然也不例外,它存在著兩個問題。首要的問題,不是在於數據資料本身的正確與否,或是解讀分析的恰當與否(那是個人功力問題,不要牽拖數據資料),而是在於當你從無數的資料中,歸納成數種現象,再研判出一個趨勢,做出最終結論之後,市場從來都不會以『立即反應』的方式來證明你的睿智眼光,反而經常用反向的趨勢來整你。就以這次金融海嘯衝擊台股的過程舉例好了,2007年中,賤芭樂認為全球泡沫的已瀕臨極限,好友安德魯王子跟裴瑞公爵也都認同,於是9000點以上開始逐步出清所有持股,從台股到港股,從海外基金到連動性商品,全部都出場,一張不剩、一檔不留。安德魯王子更賤,開始反向改當空軍,不斷的在多頭部隊裡埋炸藥地雷。結果呢?2007年下半年,台股硬生生衝高到9800點兩次,吾等總體經濟道友,被酸了將近一年。一年耶,多少人忍受的了?多少人會開始懷疑自己判斷錯誤?那種煎熬,就是總體經濟信奉者必須忍受的試煉,就是『真理通常會晚到!』

 

第二個問題,其實也算是第一個問題的延伸。當你身在法人機構操盤室,掌控資金以億為單位計算時,雖然表示你的地位不低、薪水也不低,不過公司對你的期待也高,期待你幫公司大賺。這下好了,在台灣的投資市場,絕大多數商品都只能做多,放空的規矩超級苛刻,多單避險部位的比例也被限制的很嚴,所以無論外資、投信,還是自營商,做多已是無法扭轉之天命。在這種情境下,總體經濟道友苦口婆心稟報上級,希望能賣盡量賣,在不違法的情況下把持股部位降到最低,規定的持股部位就全部轉成防禦型股票,譬如台塑好寶寶和電信乖寶寶。結果?泡沫的末段就是莫名其妙的亂漲,吾派道友之建言當時形同垃圾,以穩健為原則的寶寶們,相對績效自然不盡理想,搞的每天進入操盤室,四方投射而來的,八成是不屑的目光,一成是同情的眼神,剩下一成?連看都懶得看。日會週會月會所評所議,都是酸到極點的譏諷嘲弄。大大們,雖然事後的事實證明,吾派所堅持者並無差誤,當初認為一萬點不是夢的人,現在已經被這股巨滔淹沒,當初不屑的、同情的、無視於吾派道友的人,也差不多都被炒魷魚了,反觀安德魯王子跟裴瑞公爵現在的績效,也因為當時的忍辱堅持而能守成(不能做空,守成已是萬幸),那又如何?一片赤誠無依靠,投資部門虧到爆;真理得證又如何,年終獎金沒半毛。被酸了一年,被虧了一年,代價?呵呵,無愧於心,證明真理必存而已!

 

所以囉,賤芭樂早早脫離這塊法人圈,反而更加優遊自得於金融海嘯,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,不用7點進公司;下午四處找朋友喝下午茶,不用開會檢討每日績效。真~~~~~~~~~~~~~~~安德魯王子跟裴瑞公爵,好友ㄚ,辛苦你們了,守護地球的責任就交給你們了,請務必堅持總體經濟一派的使命,雖千萬人,吾往矣,至於賤芭樂,呵呵,三不五時再去找你們喝下午茶囉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en5401 的頭像
toen5401

多尼多尼賤芭樂的快樂天堂

toen54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teven
  • 大大:
    看完這篇文章其實很有感觸,想問你如何學好總體濟經呢?還是有什麼書是值得推薦來練功的呢?謝謝你